聯系我們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企業公告

滬東中華,保駕中華逐夢大洋

2015/5/7 8:36:25      點擊:
u=2128243698,2286035348&fm=23&gp=0.jpg
 作者:王文佳  滬東中華造船集團
海軍亞丁灣護航編隊艦艇之一–常州艦
海軍亞丁灣護航編隊艦艇之一–常州艦
參與搜救馬航失聯客機的井岡山艦
參與搜救馬航失聯客機的井岡山艦
第一艘具備艦艇夜間航行補給能力的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艦
第一艘具備艦艇夜間航行補給能力的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艦

  本報記者 佳

  滬東中華造船(集團)有限公司,素有“導彈護衛艦搖籃”的美譽,馬航搜救、亞丁灣護航、環(,)軍演,都能見到滬東中華的艦隊身影。

  周二下午,記者首次在這里見到了這樣一批(,)人–他們中有入行46年,見證海軍成長的軍工老法師,有明星艦的設計建造師,有和索馬里海盜當面對峙的技工。他們每個人都是中國海軍的一個個縮影。

  船堅炮利 步入全自動時代

  出生海軍世家的吳海1968年就進了當時的滬東船廠。

  吳海記得,他剛進廠那會兒,廠里的船除了4艘從蘇聯買來的魚雷艇、導彈艇,其他都是改裝船,有原國民黨海軍留下的,也有二戰中作戰留下的,也有商船改裝的。炮彈最好的就是從前蘇聯買來的1943年的“舊貨”。主炮國家還造不出,都從前蘇聯的舊船上拆下來,“當時很窮,東海地區最好的炮彈就是3門帶雷達的單管100mm艦炮和2門手搖的雙管三七炮,其他都是湊數的手搖單管炮,甚至學校教學用的炮都被搬上了船。”吳海說,當時,誰都憋著一口氣,要自食其力,要奮發圖強,吃住幾乎都在廠里。

  1975年,滬東船廠完成了一次跨越式發展:當年設計,當年制造,當年交船。“當時大部分的船航速都只能跑13節、14節,我們造的船可以開到27節。噸位也從原來的900噸提高到1400噸。過去,船艙的溫度熱起來經常會到三四十攝氏度,我們的新船上裝了空調,讓其他船羨慕不已。”但最讓他驕傲的是船上添置了6門雙管三七炮,還帶火箭深彈。吳海甚至可以清楚地報出每門炮打靶的命中率。

  進入上世紀80年代后,炮彈逐步走入全自動時代。精準度和便捷度又上了一個臺階。314海戰之后,海軍迎來了又一波大發展。滬東中華建造了國內最先進的導彈護衛艦。

  據中國海軍網介紹,最新型的導彈護衛艦可單獨或協同海軍其他兵力攻擊敵水面艦艇、潛艇。具有較強的遠程警戒和防空作戰能力,是我國海軍新一代主力作戰艦艇,具有兼顧對海打擊、防空、反潛功能,綜合作戰能力較強。

  前沿奮戰 見證四十年成長

  吳海說,自己是一個海軍成長史的參與者和見證者。和過去相比,艦船的變化翻天覆地。“40年前,船上裝備不成系統,都是手搖炮,在顛簸的海面上很難控制,基本上都是打到天上,現在全是自動裝置,目標位置通過雷達精確抓取;40年前,主動力都是硬性連接,現在為了降噪全是彈性連接;40年前,走進船艙,噪聲震耳欲聾,現在減震降噪已經做得很好了;40年前,還是兩維作戰,沒有抗干擾的概念,現在已經是三維立體作戰,抗干擾成為指揮作戰的關鍵所在。”

  很多過去的技術吳海現在想來都覺得很幼稚,如今他們的船已經出口多個國家,打靶時的命中率都遠遠高于優秀標準。由他們創造的數項專利目前都保持著國內甚至世界領先。

  四十多年來,吳海一直撲在中國海軍建設最前線,遇到過幾十次炮彈不響的情況。就像拆彈部隊一樣,每次上前檢查“啞炮”都是在玩命,但對于吳海來說,如今,這項工作已經稀松平常、見怪不怪了。4年前他照例已經退休,但當單位提出返聘,他立馬應允,“做這事就是準備了要做一輩子。”

  全力護航 出征亞丁灣海峽

  2008年12月26日13時45分,海軍首批護航編隊解纜啟航,駛向對中國海軍而言略為陌生,卻又危機四伏的海域–亞丁灣。800余名首批護航官兵面對從未有過的挑戰,目光堅定,信心十足:誓死捍衛國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絕不辜負黨和人民的重托。

  如今,五年半的時間過去,中國海軍共派出17批護航編隊。截至2014年1月1日,42艘艦艇13214人次執行了護航任務,為中外船舶護航5465艘次,接護11艘被海盜劫持船舶,解救遭海盜襲擊船舶31次42艘。

  護航編隊中,有近半數艦船都來自滬東中華造船(集團)有限公司。常州艦、舟山艦、千島湖艦等艦船多次參加護航。每次護航,滬東中華會派技師隨艦出航,保障艦艇安全。楊華就先后兩次去了亞丁灣,每次一去就是八個月,全程處于戰斗狀態,而且每一次都要面臨生死考驗。

  第一次參與護航是2009年7月。到達亞丁灣不久,舟山艦就收到遠處商船設備異常發出的求救信號,楊華立即準備前往援救。但風浪不小,小艇靠不上去,為了登船,楊華被送上直升機,懸浮在商船上方,腰上拴上一根帶,就從幾十米的高空上往下跳。他形容雙腿落到甲板上的感覺,如同“死里逃生”。

  菲律賓商船上缺補給,每頓只有一茶盅的飯,每天只發半瓶礦泉水,水質發黃,難以入喉。饑渴難耐的楊華一刻未停,工作了整整三天三夜。問題終于解決的那一刻,他來不及慶祝就癱倒在地。

  2012年,他第二次踏上赴亞丁灣的征程。這次更是經歷了驚魂一夜–為了營救26個人質,他們在一個小島的沙灘上和海盜對峙了一整夜。

  “他們有一兩百號人,我們就12個人,相隔100多米。晚上,海盜的兩個探照燈來回掃射,我們看不到他們,他們卻把我們的一舉一動摸得清楚。”楊華至今都覺得有些后怕,雙方都端著槍,誰都沒有動手,直到第二天一早,直升飛機來將他們接回常州艦上。

  去亞丁灣除了為艦船提供技術保障,楊華還承擔了為艦船體檢的任務,遇到的問題、可能造成不方便的地方他都會一一記錄,在下一艘新艦艇建造中改進。

  全速前進 尋找失聯客機

  今年3月9日凌晨,滬東中華技術主管張泉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是井岡山艦的艦長。“接到緊急任務,去灣海域搜救馬航失聯客機,我們能全速前進嗎?”“能!你放心。”張泉的回答干凈有力,斬釘截鐵。

  凌晨3時,井岡山艦搭載由14名醫護人員組成的醫療分隊、由10名潛水員組成的水下搜救分隊、由陸戰隊員組成的救援兵力和2架艦載直升機,從湛江緊急起航。經過連續50多個小時1000余海里的全速航行,3月11日上午9時20分,抵達客機失聯疑似海區,比原定到達時間提前了半天。

  對自己造的艦船,張泉信心滿滿。“建造質量直接決定執行能力的好壞,建造過程中,怎么提升設備可靠性、船的戰斗力,并讓艦員更加舒適,是我們一直努力的目標。”但對于家人他卻滿含歉疚:“從事軍船建造這一行是不顧家的,出去試航,至少一個月,平時也是早出晚歸。”

  揚我國威 亮相環太軍演

  今年7月9日,參加“環太平洋-2014”演習的中國海軍導彈驅逐艦海口艦、導彈護衛艦岳陽艦、綜合補給艦千島湖艦駛離夏威夷珍珠港,向瓦胡島預定海區航渡參加海上演習。這是我國首次參加了在舉行的“環太平洋”多國海軍軍事演習,是我國海軍與國外海軍之間的交流機制日趨成熟的標志,也預示著我們離走向“深藍”更近了一步。

  15時30分,由滬東中華所造的千島湖艦緊隨導彈護衛艦岳陽艦駛離珍珠港。這艘艦是我國海軍第一艘具備艦艇夜間航行補給能力、擁有真正現代化構型的綜合補給艦,擁有兩座油水補給站和兩座干貨補給站,可同時為兩艘以上艦船補給,具備較強的遠海補給能力。

  根據演習計劃安排,演習中,中方編隊將與美國、、文萊、的多艘艦艇組成175.1特混大隊,擔負海上封鎖任務,并參加戰術機動、警戒幕隊形、營救、海上補給等多個科目演練。計劃31日返回珍珠港。

  三省吾身 護航“逐夢”深藍

  這次,滬東中華雖然沒有派人同行,卻在后方始終關注著軍演實況。張泉說,每個船廠員工和船的聯系都是千絲萬縷的,看著自己制造的艦出現在電視畫面中,油然而生一種自豪感、榮譽感和責任感。雖然一路走來也碰到了很多困難,但沒有什么不能克服。“有這個體系在,有這么一批人在。我們現在可以自豪地說,隨便什么新裝備,你只要能設計出,我就能造出!”

  當然,他們并沒有因此沾沾自喜,廠里經常搞內部競賽、開反思大會。張泉說,“要在國際舞臺上,有自己的發言權和決定權,就需要有新型、大型艦船提升海軍整體戰斗力”。目前,雖然我們國力不斷提升,但形勢仍然十分嚴峻,我國海軍裝備與世界海軍強國相比存在薄弱環節,如信息化水平還有待提高、技術成熟度還不夠、武器單元數量較少等。

  曾幾何時,有人把各國海軍以“水”分類,把能在領海作戰的稱為“黃水海軍”,能在近海作戰的稱為“綠水海軍”,能在遠海執行任務的稱為“藍水海軍”。走向“深藍”,一直是中國海軍的夢想;逐夢“深藍”,一批批中國軍艦滿載友好使命訪問各國,密密匝匝的航跡線穿越了千番風浪;逐夢“深藍”,中國海軍在大洋擺開演兵場,斗智斗勇,攪動了深海潮涌。

  逐夢“深藍”,滬東中華人不敢懈怠。在中國,以滬東中代表的一批船舶人正用他們的努力為中國海軍的強國夢保駕護航